當前位置:首頁 > 日照好家風 > 文章作品

【日照好家風】把日子“過出花”來

稿件來源:日照市紀委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19-04-30 08:52       瀏覽的次數:1150

只要對生活永葆一份愜意,日子再苦再累都能過得有聲有色,有滋有味。姥爺常說,只有樂呵呵的才能把日子過出花。

姥姥去世的那一年,媽媽八歲,小舅五歲,姥爺一個人拉扯四個兒女艱難度日。聽媽媽說,一家人從沒有挨凍受餓,甚至比別人家過得還都要寬裕體面些。這背后隱含了姥爺多少操勞和心酸。

姥爺身高一米八多,皮膚白皙,長相英氣,衣著干凈利落,可不是一般的農村老頭。他愛說愛笑,每天都是樂呵呵的,尤其愛講“溜話”。他教育子女要勤快,便說“哼呵唉呵一身痛,雞叫一聲好了病”;勉勵子女要節約,便說“吃陳糧燒陳草,滿園的果子數咱好”;調侃生活拮據,便說“秸稈沾油下了鍋,推著火石赤著腳”……

為了養家糊口,姥爺日夜操勞,既要千方百計做些營生補貼家用,養豬、賣雞蛋、賣柴火、賣櫻桃、做小生意……還要逼自己掌握一些“新技能”,蒸饅頭、磨豆腐、做針線活……

姥爺做的針線活兒在鄉鄰間公認的“宜當”,讓很多大娘嬸子的都自嘆不如。媽媽結婚時候穿的大紅棉襖就是姥爺熬了幾個晚上做的。我和弟弟從小到大的棉襖、棉褲、棉鞋大多出自姥爺之手。姥爺做的棉襖,不僅穿著暖和舒適,而且很是精致好看,有時會在衣領上、袖子上繡一朵小花,或者縫上一只可愛的小動物,憨態可掬,活靈活現。記得有一年冬天,姥爺給我做了一件當時最流行的面包服,比商店里買的還要漂亮,我喜歡得不得了,每天都穿著,睡覺都舍不得脫下來。每當有人問:“你的面包服真好看啊,哪里買的呀?”我便一臉驕傲地答道:“這是我俺姥爺給做的!”

姥爺喜歡聽戲唱戲。他有個唱戲機,管它叫“戲匣子”,常抱在懷里聽,做針線活兒的時候尤其愛聽,從呂劇《小姑賢》到豫劇《花木蘭》,從京劇《鍘美案》到評書《楊家將》《岳飛傳》,還有本地的周姑子戲……姥爺坐在天井里,戴著老花鏡,納著千層底,邊聽邊咿咿呀呀地哼唱著。陽光穿過葉隙打在他身上,發出溫暖的光,就連那滿頭白發都銀亮亮的。

“姥爺,好了嗎?”“姥爺,怎么還沒做好?”我坐在針線笸籮旁,一邊幫姥爺認針,一邊迫不及待地等著穿新鞋。姥爺看我心急的樣子,笑著說:“做人做事就像納鞋底,針腳得細密扎實,一針一線急不得。”

 

小時侯,在姥爺身邊玩耍的花樣也多,挖薺菜、摸魚蝦、采蘑菇、放風箏、摘蒲公英、種花、看戲……還有仰望燕子回巢,上山采擷春天,在空谷放歌,在田埂旋轉,看天井里落雨落雪,去照相館拍照寄給遠方的親人……他就像一顆啟明星,讓我去學會發現身邊的細小美好,認識生活的本來模樣。

夏天晚上,月光如銀,涼風習習, 姥爺會帶著我和弟弟抓知了龜,炸著吃,配上剛熬的小米綠豆粥,簡直是饕餮了。吃飽喝足后,讓姥爺給“抻抻脖,長大個”,或者研究手上有幾個“斗”,姥爺說“一斗窮,二斗富,三斗開小差,四斗當大官,五斗簸簸箕,一輩子不坐下”。

“姥爺,快幫我看看我有幾個斗,是不是三個?”“哈,是三個,那你上學可不能開小差啊,得認真”……

這樣的生活不沸騰,卻始終溫暖如春。“不要愁老之將至,你老了一定很可愛”,說的就是姥爺這樣的人吧。

在他身上,沒有久經歲月沖洗后的麻木與寡淡,而是始終保持著對生活的熱乎勁。時光流轉、生活變故,給他帶來深深的傷痛,但他總能以樂觀態度來面對人生的困境,將萬般情感融入對生活最本真的堅持和表達,讓平凡的生活也能過得有滋有味。

但生活終究是生活。在那年櫻花紛飛的季節,姥爺永遠地離開了我,永遠地把那些如花的日子留在了我的淚花里……

中共日照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日照市監察委員會 版權所有 魯ICP備15000873號-1 技術支持:至信科技

江西福彩快3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