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政要聞

深化紀檢監察體制改革⑥ 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 健全黨和國家 監督體系

稿件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9-10-29 09:55       瀏覽的次數:528

      這是紀檢監察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天。

  2018年3月23日,位于北京市西城區平安里西大街41號的中央紀委機關大院迎來國家監委正式揭牌的時刻。黨和國家反腐敗工作掀開新的一頁——

  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通過憲法修正案和監察法,組建國家監察委員會,產生國家監察委員會領導人員,標志著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取得重大成果。通過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有效解決了過去監察范圍過窄、反腐敗力量分散、紀法銜接不暢等問題,有利于加強黨對反腐敗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有利于實現對公權力監督的全覆蓋,有利于堅持標本兼治、鞏固擴大反腐敗斗爭成果。黨的十九大以來,截至今年6月,全國紀檢監察機關共接受信訪舉報553.1萬件次,處置問題線索280.6萬件,談話函詢58.7萬件次,對86.3萬名黨員作出黨紀處分,對22.5萬名公職人員作出政務處分,8700余名黨員干部主動投案。

  沉甸甸的成績表明,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國家監察體系總體框架已經建立,黨對反腐敗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全面加強,反腐敗工作法治化規范化水平不斷提升,制度優勢正在轉化為治理效能。

 全面融合,黨對反腐敗工作領導進一步加強

  2018年2月25日上午,4輛大巴駛入中央紀委機關大院。102名來自最高人民檢察院反貪總局的轉隸干部脫下檢察藍、轉戰“新戰場”。自此,他們和“老紀檢”交叉配置、優勢互補,“進一家門、成一家人、說一家話、干一家事”。

  一個月后,國家、省、市、縣四級監察委員會全部組建產生,實行黨的紀律檢查委員會、監察委員會合署辦公,完成人員轉隸,共劃轉編制6.1萬個、轉隸干部4.5萬人。

  這是全面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關鍵一步。紀委監委合署辦公,共同設立內設機構,統籌人員調配使用,力量配備向監督檢查和審查調查一線傾斜,以“形”的重塑、“神”的重鑄為目標,實現了機構、職能、人員的全面融合和戰略性重塑。

  整合反腐敗工作力量,帶來更深刻的變化在于,各級黨委從組織形式、職能定位、決策程序上將黨對反腐敗工作的統一領導具體化,反腐敗決策指揮、資源力量、措施手段更加集中統一,黨領導的反腐敗工作體系更加科學完備。

  2018年的最后一個工作日,重慶市紀委監委網站發布消息——重慶糧食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王銀峰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這起案件成功辦結的背后是重慶市、區(縣)兩級黨委積極擔負起政治責任、領導責任。在查處案件過程中,黨委定期聽取匯報,研判問題線索、分析反腐敗形勢、把握政治生態,對問題線索處置既關注結果也把控過程,把黨的集中統一領導落實到日常管理監督中,不斷強化黨委全過程、常態化領導。

  黨統一領導下的國家反腐敗機構,把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納入統一監督的范圍,解決黨內監督和國家監察不同步、部分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處于監督之外的問題,實現依規治黨和依法治國有機統一。監察法第十五條將六類監察對象納入監督范圍,以法律形式把國家監察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全覆蓋固定下來。

  今年4月16日,四川省都江堰市工業集中發展建設投資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法人代表王曉彬涉嫌嚴重違法,經成都市監委指定管轄,由蒲江縣監委對其進行監察調查。

  而在以前,非黨員的國企管理人員因處在監管真空地帶,容易成為反腐敗的“漏網之魚”。據成都市紀委監委案件監督管理室主任何柳介紹,成都的監察對象已達到57.79萬人,比改革前增長242.5%。“我們把握改革后反腐敗力量全面集中的有利條件,依規依紀依法查處國有企業管理人員在政府融資領域的腐敗行為,取得了良好效果。”

  持續高壓,鞏固反腐敗斗爭壓倒性勝利

  10月27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通報了2019年1至9月全國紀檢監察機關監督檢查、審查調查情況。2019年1至9月,全國紀檢監察機關共接受信訪舉報249.3萬件次,處置問題線索122.6萬件,談話函詢25.9萬件次,立案45.2萬件,處分38.3萬人(其中黨紀處分32.5萬人)。數據背后,正是一刻不停歇將反腐敗斗爭向縱深推進的堅定決心。

  紀委監委合署辦公以來,充分發揮新體制的治理效能,一體履行紀檢監察雙重職責,收攏五指,重拳出擊,“打虎”“拍蠅”“獵狐”多管齊下,深化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不敢腐的震懾效應充分顯現,不能腐的籠子更緊更密,不想腐的堤壩初步構筑,標本兼治綜合效應更加凸顯。

  2018年,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立案審查調查中管干部68人,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機關15人。全國紀檢監察機關共立案63.8萬件,處分62.1萬人,均創紀律檢查機關恢復重建40年來的最高值。在高壓震懾下,全國共有2.7萬名黨員干部主動交代了違紀違法問題,包括艾文禮、王鐵等中管干部在內的5000余名黨員干部主動投案。

  懲是為了治。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持續推進,為深化標本兼治提供了有力支撐。2018年,全國紀檢監察機關共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處理173.7萬人次。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種形態分別占比63.6%、28.5%、4.7%和3.2%。無論是“四種形態”處置總量,還是第四種形態的處置量,都遠遠超過改革前的數量,真正做到懲前毖后、治病救人。

  紀委監委的首要職責是監督。改革激發的突出效力就是強化了日常監督。各級紀委監委牢牢把握監督基本職責,定位向監督聚焦,責任向監督壓實,力量向監督傾斜,推動日常監督與執紀問責、審查調查相銜接,認真處置監督中發現的問題線索。2018年,全國紀檢監察機關共接受信訪舉報344萬件次,處置問題線索166.7萬件,談話函詢34.1萬件次,真正讓日常監督的約束作用得到發揮。

  “一下就查處4個村干部,鄉鎮紀檢監察工作室的同志工作真不含糊!”說起第二鄉鎮紀檢監察工作室,安徽省界首市大黃鎮史爐村的村民豎起了大拇指。2018年4月,當地第二鄉鎮紀檢監察工作室在對近年來實施的重點工程項目進行監督走訪時,收集到該村村干部套取征地補償款的問題線索,最終查處了該村4名村干部侵占征地補償款的案件。

  改革之后,監察權向基層的延伸拓展,打通了監察監督“最后一公里”,使群眾身邊的公職人員受到嚴密監督。各級紀委監委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堅決整治群眾身邊腐敗和作風問題,深化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開展民生領域專項整治,堅決查處涉黑腐敗及“保護傘”,厚植黨執政的政治基礎和群眾基礎。

  黨的十九大以來,截至今年6月,全國共查處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18.42萬件,處理25.02萬人。

  用好“兩把尺子”,反腐敗在法治化規范化軌道上運行

  2018年底,在國家博物館舉行的“偉大的變革——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型展覽”上,4份蓋有國家監委公章的文件被作為展品陳列。它們是國家監委對貴州省原副省長王曉光涉嫌職務違法犯罪案作出的幾份文書,分別是《立案決定書》《留置決定書》,以及分別發給貴州省委和王曉光家屬的兩份《留置通知書》。

  王曉光是國家監委成立后第一個落馬的中管干部。2018年4月1日,距國家監委正式揭牌僅十天,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發布消息:貴州省委原常委、副省長王曉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無論是立案程序還是通報措辭,均嚴格依照監察法規定,一系列變化體現了國家監察體制改革以來反腐敗體制機制的重大革新。

  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一個重要目標是推進反腐敗斗爭法治化。從在憲法修正案中確立監察委員會作為國家機構的法律地位、制定監察法;到依法賦予監察委員會權限手段,用留置取代“兩規”措施;再到賦予監察機關必要的調查權限和手段,強調運用這些手段必須經過嚴格審批,以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懲治腐敗的水平不斷提升。

  10月8日,中國人大網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草案)》并面向社會征求意見。草案在處分情形、處分權限和程序、處分后果上與公務員法等現行法律法規的規定保持協調銜接,并使政務處分匹配黨紀處分、銜接刑事處罰,實現黨紀與國法的有效銜接,推進政務處分法治化、規范化。

  這是落實紀法貫通、法法銜接原則的一個縮影。改革以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堅持“先立后破、不立不破”,出臺國家監察委員會管轄規定、國家監察委員會與最高人民檢察院辦理職務犯罪案件工作銜接辦法等規定,制定信訪舉報、線索處置、審查調查、案件審理等方面制度規范,確保各項工作在法治化、規范化軌道上運行。

  與此同時,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配合全國人大常委會修改刑事訴訟法,主動對接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同審判機關、檢察機關形成了互相配合、互相制約的關系,銜接司法順暢高效。

  當前,改革已進入系統集成、協同高效的新階段,隨著黨的紀律檢查體制改革、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紀檢監察機構改革一體推進,改革的制度優勢正在逐步轉化為治理效能,黨和國家監督體系不斷健全,為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制度支撐。(記者 王卓)

中共日照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日照市監察委員會 版權所有 魯ICP備15000873號-1 技術支持:至信科技

江西福彩快3中奖规则 内蒙古11选5前三走势图 865棋牌手机版app下载 燕郊面包车货拉拉赚钱吗 快乐飞艇开奖图 广东11选5 澳洲幸运5计划软件 福彩开奖17119 dnf95版本刷哪里最赚钱 新浪财经 上证指数 中国南车股票 可以赚钱的软件提取 棋牌斗地主现金手机版 大盘指数上证指数图 你努力赚钱国家在大量印钱 幸运赛车极速飞车 沈阳棋牌客户端下载